服务对象 :全省范围内的小额贷款公司

合作交流

当前位置: 合作交流信息天地信息参考 > 不该让银行暴利的日子继续存在

 

不该让银行暴利的日子继续存在

作者:汪涌潮来源:财经网 日期:2014-02-13 15:41:13
    我们经常在一起探讨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业的一些话题,今天这个主题如果改一下迎接民营金融的大时代,可能就全了。我谈一谈对这个大概的理解,其实中国的金融业在世界的版图上可以称得上大,全球十大银行里面我们占了六个,全球市值最大的银行里面,前三年都是我们的中国银行,从09年开始,金融危机以后,国际的欧美的银行风雨飘摇,我们中国的银行高速凯歌,每年增长利润都是在百分之三十几,但是这个大并不好,这个大,大的畸形,我们三中全会感觉到很振奋的,就是最高层已经看到了大银行对中国经济的一个所带来的一些后患,甚至是弊病,或者是伤害。
 
    我对中国银行的观察是很久的,我是从90年代中就开始参与中国银行的体制改革,当时朱总理在的时候,依赖于国际大的投行和咨询公司,对中国国有行业,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摸底,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设计改革方案,第一个行业93年民航,第二个行业94年电力,第三个行业95年电信,第四个行业96年石油石化,到了银行大概是98年99年,那个时候是中国银行日子很难过的,常务副总理分管金融,98年当总理以后,他面临最棘手的问题是中国银行不良资产的问题,所以出现了后来在01年用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剥离中国银行业两亿二千万的不良资产,壮士断腕的做法,从02年开始,中国银行业就轻装上阵了,引进国际战略投资人,海外上市,红筹、H,A+H,一路过来,到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银行业安然无恙,傲视全球,银行业可以说是度过了难关,然后过去的十年获得了长租的发展,但是有点过头,过头的标致是什么呢?中国整个银行业,整个金融资产大概在145万亿,接近150万亿,其中92%是银行资产。
 
    这是非常的畸形的一个金融结构,所以中国的金融行业非常的畸形,银行一家独大,保险,证券,资产管理,加在一起就占8%,而且在这么8%小的份额里面,各方面都叫影子银行,银行脱媒,好像银行马上就受到了多大的威胁似的,其实我觉得中国银行业的发展,从未来改革的方面来看,一个从所谓的改革,过去除了国有控股,外资战略投资人,再加上上市的部分,民营资本在中国的十大银行里面,几乎是微乎其微,甚至几乎是不存在的。
 
    那么从所有制的角度来讲,要改革银行的所有制,第二,要从业态上进行改革,一定要把资本市场这一块发展起来。银行它的主业是货币市场,是短期的,中长期的资本的来源要靠资本市场,就是国内经常讲的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的比例,要调整过来。银行它是间接融资的载体,那么它业务的形态,就是属于风险业务型的,它所有的产品都是短期的。那么短期的银行产品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是非常有限的,它对中国企业,除了大型的国企,你可以顺延,其他的中小企业基本上就是一年期的贷款,资金再紧张人家不管,这种对企业的创新,对企业的研发,对企业的投资是非常不利的,企业不敢做证券投资,因为银行的钱是短期的。
 
    资本市场在中国发展了20年,今年21年,风风雨雨,起起迭迭,最后是15个窗口关闭期推出来以后还是一团糟,存在的问题是没有给真正需要资金的企业提供好的股权融资渠道,也没有给企业,包括地方政府,包括大企业,通过公司债来募集长期的固定收益的债券资本,更没有像西方那样,就是说为了解决银行和金融资产的这种不匹配,增加流动性,通过资产证券化来发行MBS等等这种金融产品。所以咱们的资本市场在中国规模小,股权产品,股票产品,远远超过债券市场。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中国的资本市场是非常的失灵。中国资本市场的功能,融资、变现、交易、投资,对冲的风险,这五个功能目前仅仅是融资功能、交易功能有些许的一些功能,所以从世界经济金融版图来看,中国金融业最大的短板就是中国证券市场侏儒化,这是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第二,像保险,像资产管理,像其他的PE,对冲基金等等这些发展,都需要有未来的长租的发展,所以我觉得对于资本未来在中国参与金融行业的机会,不要紧紧看着银行,其实银行最赚钱的暴利的日子不应该让它再继续的存在,或者已经成为末日黄花了,以后最高层一定要把银行的暴利压下来,银行要放开存款利率,不像现在是仅仅放开贷款利率,存款利率也应该放开,中国的银行为什么那么赚钱,就是因为它的垄断性的利差,两个点到三个点,这是傲视全球的。在这种保护性利差的情况下,获得了暴利,获得了超额的利润,伤害了实体经济,伤害了储汇的利益,伤害了中国的消费能力,所以银行业的改革绝对是下一步最高层非常重视的,所以我觉得民营资本现在跳进银行,不一定是什么好事情,最好赚钱的时候,像民生银行那种时代已经过去了。
    
    昨天工商银行行长说了,民营资本进来以后就能够解决中小企业贷款的问题吗?不行,你们同样是嫌贫爱富,同样想贷款给大企业。所以要解决中国金融体系的这种扭曲的问题,要形成金融的一种生态圈,站在投资的角度来讲很关注这个行业,15年以前,中国的电信四大公司,独占市场的时候,我们当时说一定要投电信增值服务,我们一定要投金融行业的增值服务,增值服务就是非管制的,或者是管制比较松的一些领域。当时互联网最早出来是SAP,那个时候电信是允许你们这些互联网公司去做,最后没有想到,SAP,ISP,这些执照放开之后,成就了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和一批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互联网电信增值过去的15年的经验来看,未来中国的15年在金融增值服务里面也可能出现在金融行业里面的百度、金融行业里面的腾讯,金融行业里面的阿里巴巴,所以这个东西我觉得也不一定非得要去看那个执照,现在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也有可能五年以后,他们的执照不值钱了,他们现在四家公司的市值加起来可能还不到腾讯一家的市值那么大呢。
 
    所以这一块我觉得我们不要把这个执照看得太重。因为执照这个东西,是特权,同时也意味着责任,意味着监管,在欧美市场经济这么发达的地方,金融行业是监管最严格的。所以我觉得在真正的很严格的这种监管的环境底下要获得高额利润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们对金融行业,比如说我们做这个PE,我们很久高兴,因为PE这个行业里面没有人管我们,现在有备案制了,像巴菲特在美国谁管他,巴菲特这么聪明的人,最后选择金融行业里面最高端的,他是一个复合型的基金,又是PE,又是创投,又是二级市场的资产管理公司,又是上市公司,又是(底塞),通过参股,什么富国银行,保险公司,他自己把自己高高的放在金融链条的最高端,所以我们要做的是要追求在金融这个产业链的,往高端上走,我27年前进华尔街的时候,当时华尔街那么多的金融机构,对我的印象是保险公司我不进,因为我留学的时候,三天两头就有美国的保险人员说让我买保险,看着人家很辛苦,我觉得这个生意真不好做。劳动密集型的不做,银行,商业银行,也是属于微利和劳动密集型的,投行是属于阳春白雪的,高盛、摩根是属于挣大钱的,PE,硅谷的VC,赚的钱比投行又多,最后一看,对冲基金赚的钱更多,对冲基金,乔水的创始人,去年是22亿美金,前年赚了39亿美金,索罗斯赚了55亿美金,高盛、摩根总裁在华尔街薪酬是最高的,四千万美金、五千万美金到头了,对冲基金的老板是五亿美金到五十亿美金这种范围。
 
    所以这个角度来讲,只要是机制到位,对冲基金机制到位,立竿见影,二八分成,它的价值体现在它能够替别人赚钱,如果它不能替别人赚钱,它就拿不到那么高的报酬,所以我觉得未来中国的金融的发展最好的机会就是金融增值服务。像投的金融数据等等,还有像资产管理的,包括像静波这样做融资中介的,第三方募资机构的,这些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尤其是资产管理,我觉得中国过去改革开放35年,老百姓和企业的主题是创造财富,积累财富,那么未来30年到50年是财富的保值增值,所以要创业,要投资,我觉得我非常看好在财富管理这个领域里面金融增值服务的机会。

所属类别: 信息参考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