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对象 :全省范围内的小额贷款公司

合作交流

当前位置: 合作交流信息天地信息参考 > 钢贸疯狂:数百人遭通缉拘留 曾经1张身份证能贷500万

 

钢贸疯狂:数百人遭通缉拘留 曾经1张身份证能贷500万

日期:2014-02-24 10:11:51

    上海“钢贸大王”肖家守、“带头大哥”周华瑞被银行集体起诉,再度掀起钢贸风波高潮。
 
    理财周报记者从上海法院网数据统计显示,在2月20日至3月20日间的1个月内,银行作为原告/上诉人案件累计700件,而涉及钢贸类的案子多达348件,占比近五成。其中,工行、民生、中信、中行、北京、平安、华夏7家银行目前仍深陷在不良旋涡之中,7家银行钢贸案件数量占银行钢贸案件80%。
 
    宏观经济下行,钢贸风险暴露,银行开始通过贷款逾期或者核销等方式来处理不良贷款。但是银行收紧流动性,加大清收力度之后,信用卡不良风险随之暴露。央行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251.92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05.34亿元,增长71.86%。业内人士认为,新增信用卡逾期中有不少是钢贸商为还债而恶性透支。
 
    钢贸疯狂:周宁户口就值500万
 
    近日,上海“钢贸大王”肖家守、“带头大哥”周华瑞被银行集体诉讼,市场再次上演银行与钢贸商之间的“爱恨纠葛”。
 
    “周华瑞是因为钢贸商联保问题牵连进去的,而肖家守则是因为自身资金链出现问题被提起诉讼,两者还不太一样。肖家守除了欠银行债务外,还有几个亿的民间借贷无法偿还。”一位周宁商会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坦言。
 
    据了解,目前肖家守除了被工商、民生和平安银行起诉外,还被两个自然人以民间借贷纠纷名义起诉,案期从3月初一直排到5月底,涉及案子30个。而周华瑞则被民生、兴业、邮储、光大银行先后起诉,官司多达15起。
 
    尽管肖家守和周华瑞并没有出现在之前的庭审现场,但是缺席并不能阻止案件审理,法院方将做开庭送达,若其再次缺席,法院将作出缺席审判。
 
    他们,一个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另一个是周宁商会会长,都是钢贸行业内的大佬,如今却深陷麻烦中,也直观地反映出银行对钢贸商追贷进入高峰。
 
    理财周报记者从上海法院网数据统计显示,在2月20日至3月20日间的1个月内,银行作为原告/上诉人案件累计700件,而涉及钢贸类的案子多达348件,占比近五成。在钢贸案件中,工行87件最多,民生、中信、中行、北京、平安、华夏依次排列,7家银行钢贸案件累计达到271件,占银行钢贸案件的80%。
 
    银行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密集追诉的银行早些年和钢贸商业务联系较多,牵涉得很深。在银行业内,民生被市场认为是做得最多的银行。但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到,中信、平安在钢贸贷款上并不逊色民生银行,钢贸贷款量也很大。而北京银行[-4.20% 资金 研报]、华夏银行[-2.58% 资金 研报]则是在2010年开始大量介入钢贸行业。
 
    没有固定资产、缺少抵押物的钢贸商在2004年以前很难从上海的银行获得贷款。从中信推出供应链金融、民生首创“银行为钢贸商垫资”模式起,钢贸商从银行贷款变得不再困难。尤其是2009年四万亿财政计划出台后,资金密集型的钢贸企业成为各家银行争抢的对象。
 
    据知情人士透露,银行当时大量向外放贷,给基层支行、信贷员下达了很重的考核指标。部分信贷员为拿到钢贸企业贷款,和钢贸商串通搞空单质押、重复质押甚至虚假骗贷。
 
    “银行业务员根本不去仓库里看货,也不去调查,银行风控里应外合形同虚设。”沪上一位钢贸公司客户经理直言,在银行追着放贷的情况下,原本只有几千万贷款的钢贸企业贷款额可以拉高至数亿元。此外,由于沪上钢贸商主要来自福建周宁,企业间又相互联保,周宁人成为银行追逐对象,只要一张周宁县的身份证,就可以从银行贷出至少500万。
 
    银行和钢贸商在2009年至2011年合作非常紧密,钢贸商从银行内取得了大量信贷。据上海市银监局统计,在行业繁荣时期,仅上海地区钢铁贸易企业贷款余额一度接近2000亿元;而据周宁商会方面表示,以银行融资1600亿的规模平均成本15%计算,钢贸商每年支付成本近250亿元,银行在与钢贸企业合作的过程中取得了丰厚的回报。
 
    银行噩梦:贷款逾期集中爆发
 
    然而2011年宏观经济下行,国内国外需求低迷,钢材滞销,钢铁价格倒挂使得钢贸商损失惨重。嗅觉敏锐的银行开始收紧市场流动性,兴业、建行甚至开始退出钢贸行业。
 
    “钢材属于大宗商品,钢铁贸易垫资金额巨大,即使市场低迷,价格倒挂也还要继续让资金链周转下去。”上述客户经理坦言,许多钢贸商从银行贷不到款时,就从信托、小贷公司甚至民间借贷处获取资金。此外,周宁商会牵头多次与各家银行沟通协调,为流动性解绑。
 
    据了解,兴业、民生、深发展都曾向商会表态不一刀切,信贷规模总量不变,中信银行[0.00% 资金 研报]更是承诺提高授信额度。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钢材价格持续走低,钢贸行业持续3年亏损。即使2012年下半年银行曾向部分钢贸企业开出大量半年期的承兑汇票,试图缓解企业资金链紧张问题,但是整个钢贸行业因为联保混乱不堪,钢贸市场又不景气,那些企业根本还不出钱来。
 
    2013年上半年,对钢贸行业失去希望与耐心的银行集中提起诉讼。据媒体报道,2013年4月,一个月内上海共有209起银行起诉钢贸商案件开庭;2013年8月,上海一个月内开庭的钢贸金融纠纷案高达302起。
 
    事实上,从2012年下半年,法院案子开始大量增加。理财周报记者从上海法院处了解到,2012年度上海法院受理一审涉银行金融商事纠纷案件1.38万件,尽管受理数量仅同比上升4.44%,但是收案标的总金额为111.27亿元,同比大幅上升221.87%。由于钢贸贷款动辄千万过亿,有业内人士认为2012年收案标的金额增加近两倍主要受钢贸案件影响。
 
    在钢贸行业开始萎靡,钢贸贷款出现风险之时,部分银行则通过贷款逾期等方式掩盖不良贷款。
 
    以平安银行为例,截至2013年三季末,平安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178.69亿元,较年初增加87.19%。而平安2013年核销仅15亿元左右。“钢贸贷款的期限通常就是1年期,但银行一直捂着瞒着,在财报上却拖了近3年。”一家私募银行业研究员表示。
 
    另一部分银行则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将钢贸行业所造成的不良贷款全部核销。以交通银行[-1.81% 资金 研报]为例,交行2013年总计不良核销近百亿,还有大笔不良资产转让。交行副行长于亚利对外表示称:“交行采取不良贷款彻底暴露、加速处理的措施,以减轻未来发展包袱。”
 
    除了交行,中信也在2013年年末加大不良处置力度,宣布将不良资产损失核销额度提高至52亿元。行长朱小黄在2014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透露,其新增的不良资产主要是2011—2013年间形成的钢贸行业不良贷款,其中最突出的是以上海为主的钢贸。
 
    刷卡还债的恶性循环
 
    “银行加大债务清收后,有的钢贸商被迫刷信用卡来还债。银行贷款窟窿暂时堵上了,却陷入了信用卡债务陷阱。他们并不知道信用卡恶意透支是要被判刑的。”上述周宁商会内部人士略显沮丧,坦言周宁钢贸商因为信用卡被通缉、拘留的人数达到数百人。
 
    据业内人士透露,周宁人当时在银行业内被公认是优质资源,钢贸老板及其家属、亲戚,甚至员工很容易获得一张额度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信用卡。周宁商会相关人士提供的数据表示,周宁人有6.7万在上海经商,其中有一半都办理了信用卡,而且人均额度在50万左右。据其推测,目前周宁人信用卡逾期人数在一万左右,涉及数十亿金额。
 
    理财周报记者从央行和银行方面了解到,目前市场信用卡市场不良率处于攀升状态。日前,央行发布的《2013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2013年年末,信用卡期末应偿信贷总额为1.84万亿元,同比增长61.80%。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251.92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05.34亿元,增长71.86%。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占期末应偿信贷总额的1.37%,占比较上年末上升0.08个百分点。
 
    由于受到周宁钢贸贷款、信用卡大量坏账、逾期的影响,目前沪上多家银行对周宁人乃至整个福建人、企业都停止发放贷款和信用卡。
 
    “如果你拿着福建籍的身份证在上海想做一次贷款,这将可能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近4000万福建人,惨遭钢贸信贷危机连坐,在上海贷款都将成为难题。”一位在上海工作的福建人吐槽道。
 
    “有许多小微民营企业主来我办公室反映,现在他们根本无法生存下去,各家银行只收不贷。银行的贷款不还又影响企业征信,还了银行又不续贷。因当时这些企业从各家银行贷出的钱都已投入到固定资产或设备中去发展再生产,而现时期要还银行贷款的钱只能通过民间借高利贷来偿还。”福建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钟乃祥透露。
 
    理财周报记者从沪上多家银行以及市场人士处了解到,尽管银行方面并不对外表示禁止向周宁乃至福建人放贷,但是银行在接受福建个人、企业申请时会很谨慎,不轻易放贷。
 
    信用卡逾期问题出现后,银行一般会“三步走”:第一步内部催讨;第二步找第三方公司催讨;第三步,走司法程序,或者找公安直接抓人。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信用卡出现逾期后,有的催讨公司会直接上门要债,把能搬的东西全部搬走,还对人拳打脚踢;有的被电话骚扰要挟,甚至被跟踪要挟,许多钢贸商被迫四处躲避。
 
    钢贸商再借款年息2到6成
 
    对于周宁钢贸商信用卡大量逾期的情况,上述周宁商会内部人士认为,“出现目前这种现象是银行与钢贸商相互信任破裂的结果”。
 
    钢贸行业暴露风险初期,部分银行已经对钢贸贷款减少放贷额度,逐渐退出。直至知名钢贸商李国庆跑路,挑起了银行敏感的神经,银行加速收款力度。能收回贷款,部分银行采取欺瞒的手段,向客户承诺着贷款肯定回放,甚至还有部分银行拿出了盖红章的审批单来证明。
 
    一些客户通过借高利贷或者把用来偿还信用卡的钱还给了银行,结果无限期等待,而一部分人已经没钱再还信用卡了。甚至还有一部分人把信用卡的资金用来还高利贷或者银行贷款,结果也造成信用卡大量欠款。”
 
    银行与钢贸商相互失信,银行资产质量恶化,钢贸商倾家荡产,对双方均无益处,相关政府部门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难题。2014年1月初,工信部信息化推进司副司长董宝青在“第七届中国钢铁物流合作论坛”上透露,目前工信部正在“重新建立银行业和钢铁业,特别是钢铁流通业的合作,重新建立这个信心”。
 
    尽管钢市价格低迷,每天都有钢贸企业破产,但是部分钢贸企业对资金需求还是很大,数量却比以前小了很多。融道网中小企业融资研究中心总监郑海阳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与一般行业的需求呈金字塔状不同,钢贸企业的融资需求分布呈两头小中间大的枣核状,73.2%企业需求在500万元-2亿元之间,100-500万元的需求约占16.6%,2亿元以上的需求为3.8%,100万元以下的需求也占到了6.4%。可见随着行业的不景气,钢贸商们业务的缩水,对流动资金的需求量也由以往的千万级逐步下降,而一些不涉及重复质押业务的小型钢贸商,也发生了流动资金困难。目前很多从银行贷不到款的钢贸商只能从民间借贷处获取资金,在可以接受的利率方面,年化利率普遍在20%以上,最高可以接受月息5分,相当于60%的年化利率。”

所属类别: 信息参考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