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对象 :全省范围内的小额贷款公司

合作交流

当前位置: 合作交流信息天地信息参考 > 银行业2013年大变局

 

银行业2013年大变局

来源:证券时报 日期:2014-01-02 16:14:17

正因变局纷呈,2013年的银行业热词也层出不穷。这一年,存款保险制度破茧、利率市场化推进、民营银行开闸;这一年,新资本管理办法令银行资本充足率承压,8号文出台直指银行非标业务;也是这一年,银行以创新激情拥抱互联网,电商平台推出、银行版P2P登场,类余额宝产品逆袭……

银行业经历六大变局

1.钱荒·钱去哪了

热词:央妈,断奶

2013年的钱荒惊心动魄。6月6日,两家中型银行在银行间市场的违约消息如同导火索,引爆了银行间市场的钱荒。

6月钱荒缘于银行间资金环境的突然变化。习惯于将同业拆借资金投向1~2年期非标准债权的商业银行,一直依靠借新还旧来应对到期同业资金。而央行的做法是,每每在外汇占款减少时,会持续通过逆回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这一做法也为银行这种“短借长贷”模式提供了源源“活水”。

但是,面对今年5月份的外汇占款骤降,央行却一反常态没有通过逆回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突然“断奶”令银行措手不及。

央妈的突然断奶,流动性转眼蒸发不见,银行间市场的资金恐慌迅速蔓延。大型银行作为市场上重要的资金提供方,也不再借出资金。6月20日盘中某Shibor利率(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一度高达史无前例的30%。

为了逼银行去杠杆,在持续1个多月的钱荒期间,央行一直坚持不施援手,直到7月底央行才重新启用逆回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

下半年虽然未再出现6月份钱荒的极端情形,但资金紧张却一直未能真正缓解,同业存款利率处于高位成为常态,月末小钱荒不时出现。11月资金紧张更是提前来临,11月18日以来同业拆借利率出现了大幅攀升,年末这一现象更为突出。

2.利率·又出新招

热词:大额CD

2013年7月20日,央行宣布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结束了长期以来我国银行业实行的贷款利率管制,掀开了中国利率市场化进程新的一页。

3个月后,央行又推出了贷款基础利率报价机制,由9家报价银行在每个工作日进行报价,为银行贷款利率定价提供参考。

更重要的是,今年12月份以大额可转让同业定期存单(NCD)的推出为标志,存款利率市场化也迈出了一大步。在大额可转让同业定期存单试点的基础上,下一步将推出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CD),相当于在小范围内突破存款利率上限,逐步结束存款利率管制。

降息对息差影响的滞后效应,令2012年两次降息对息差的影响部分体现在2013年,今年前三季度除了浦发银行和中国银行外,其他银行息差均同比下滑。

3.新规·重拳出击

热词:8号文

新资本管理办法于2013年1月1日正式实施,除了要求系统性重要银行最迟在2018年年底前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11.5%、一般银行必须达到10.5%外,还提高了同业资产的风险权重,从过去的3个月以内为零、3个月以上为20%,统一提高至25%。

此举导致今年一季度各家银行执行新规后资本充足率普遍大幅下滑,尤其是同业业务规模较大的银行下滑更厉害。

今年3月底,银监会一纸8号文重拳出击,让那些曾经绕开监管的银行理财产品无处遁形,8号文要求银行非标准债权资产余额不得超过银行理财产品余额的35%和银行总资产的4%。

8号文还明确要求银行每个产品单独建账、管理和核算,相当于叫停了银行此前设立资产池对应多只理财产品、通过期限错配提高理财产品收益率的做法。

4.电商·屌丝搅局

热词:余额宝

今年6月,马云就曾以一句“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改变银行”,彻底将电商与银行的斗争摆上了台面。

以阿里为代表的电商在积聚海量用户以后,不断跨界挑衅银行的传统业务:比如阿里早在2010年和2011年,就先后斥资6亿元和10亿元分别在浙江与重庆设立小贷公司。

今年9月,京东和百度在上海嘉定设立小贷公司申请获批,注册资金分别为2亿元和3亿元;今年10月28日,腾讯旗下财付通成立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亿元。

阿里、百度、腾讯这几大互联网巨头均基于自身电商产业链上的征信数据,为经营与消费客户发放小额贷款,银行的小微贷款奶酪正被慢慢蚕食。

更令银行烦恼的是,苏宁等行业巨头直接申办民营银行,并于今年9月获得了工商总局的预核准。

麻烦接踵而至。暂未放开的存款利率上限并未增加银行的安全感,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正在改变这一格局,余额宝舞出的货币基金魔棒,将吸收到的小额银行存款聚沙成塔,还不足半年就突破千亿元规模,并转变为有利率议价权力的同业存款。百度百发、微信理财紧随其后,越来越多的余额宝式货币基金正分流银行存款。

5.融资·望眼欲穿

热词:再融资,H股

今年银行业的融资之路着实很不畅通,上市银行再融资勉强实施,实现的仅是招商银行配股和兴业银行定向增发两单业务。

直到第四季度港股回暖,中资银行股才走出了一波上涨行情,拟上市银行也总算迎来了发行H股的时间窗口。

重庆银行和徽商银行11月份在香港上市,城商行发行H股终于破冰。紧随其后的是光大银行,成功赶在12月底发行H股,融资约230亿港币。民生银行虽然年初已成功发行可转债,但直到三季度末才开始转股用以补充核心资本。

股本融资不顺利,银行发行合格二级资本债也不畅通,直到年底也仅发一单,大部分银行年内发行合格二级资本债券补充附属资本的愿望一再落空。年底几家大型银行匆匆在台湾发行了宝岛债,但由于合计规模只有几十亿元,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6.不良贷款·持续反弹

热词:核销

不良贷款年年有,但今年尤让银行头大。从今年一季度开始,银行不良贷款的反弹就没停止过。业界原本预期今年不良贷款的峰值会出现在二季度,三四季度不良贷款会出现下降。

出乎意料的是,宏观经济环境不给力,期望中的经济持续复苏并未出现。

银行的坏账雪球越滚越大:二季度末比一季度末增加130亿元,三季度末又比二季度末增加241亿元,不良贷款率也较二季度末微增0.01个百分点。拿四大国有行来说,截至三季度末,不良贷款达到3294亿元,环比增长3.5%,为自2010年以来增幅最大,平均坏账率飙升至1.02%。

银行今年的核销坏账之路也颇为曲折。12月13日,中信银行公告称,拟将2013年不良资产核销额度从20亿元增至52亿元,比原核销额度增加32亿元。

今年11月,天津银行称计划核销超过9亿元人民币不良贷款,这个数字超过了天津银行去年末的不良贷款总额。

除上述两者,还有大批银行在加大坏账核销力度,尤其是对产能过剩行业和长三角地区发放贷款比较多的银行。

 变局之下银行拆招

招数一:拆解非标资产

以银行非标资产为监管目标的8号文为银行理财业务戴上了紧箍咒。一些银行为达到8号文要求,一度在市场上抢购债券,以做大分母,间接降低非标准债权资产占比。

银行以自有资金对接超标的非标资产,将买入返售等业务包装为同业资产,造成了银行同业资产规模的进一步膨胀,也为6月钱荒埋下隐患。

与此同时,围绕将非标资产变成标准债权资产,银行的招数不少。例如通过将非标资产包装为在交易所上市的标准债权方式,洗白非标,有的非标资产则摇身一变成为中小企业私募债券、定向工具以及在交易所上市的券商小集合等。

10月份,在银监会许可下,银行开始试点发行理财直接融资工具替代非标资产,但由于理财直接融资工具依然被要求算作非标资产,大大打击了银行发行的积极性。

 招数二:逆袭互联网金融

从大数据到互联网金融,阿里以电商聚合用户进而撬动金融领域。也是在阿里之后,京东、苏宁、国美、易迅火速跟进,并形成2013年的电商群雄割据局面。

银行责无旁贷选择奋起逆袭,或选择与其他平台合作,或选择独立建设电商平台,独立的电商平台成为了今年银行互联网金融的最大看点。去年建行、交行率先试水电子商务,分别推出“善融商城”和“交博汇”,但无奈客户反应寥寥,效果不佳。今年二者分别做出了调整,建行加大力度拓展线下供应商,完善产品种类;交博汇则将B2C(商家对顾客)业务逐渐向信用卡商城整合,并重点发力金融馆B2B(商户之间)及金融商城等银行相关业务。

此外,工行、中行、民生、兴业相继宣布将推出各自的电商平台,“融e购”、“中银易商”、“合一行”、兴业银银理财平台等。银行系电商平台正在抢回自己的阵地。

招数三:狙击余额宝

相比目前逾十万亿元的银行理财产品规模,体量不大的互联网理财实在难入银行法眼,但余额宝不足半年规模即突破千亿元大关的野蛮生长速度,却还是搅动了银行略显麻木的神经。更令银行不安的是,越来越多互联网企业正效仿这一行为,跨界抢夺银行地盘。

银行出招应对了,纷纷使出“微创新”,推出众多类余额宝产品。其中平安银行就于10月中旬率先试水“平安盈”。

平安盈与余额宝可谓异曲同工:背靠南方现金增利基金、渠道为线上、通过网络财富e电子账户购买,客户通过平安盈可归集闲置资金,并可T+0实时赎回。唯一不同的是,“平安盈”的申购门槛为一分钱。

广发银行的回应也颇为迅速——与易方达基金合作推出“智能金账户”。客户只需借记卡和单币信用卡即可实现一边透支刷卡消费,一边以活期资金购买易方达货币实现更高收益,到期还款时借记卡自动赎回货币基金并还款。广发银行下得是狠招,将存量客户完全放开并容忍活期存款资金流出,以此新增客户并增加旧有客户黏性。

无独有偶,工行近几日推出的工银现金宝也颇为引人眼球,1元起存、可日取百万、进出0手续费,使之与余额宝的优势比肩。

可以预见,明年由银行推出的类余额宝们将会大行其道,捍卫自家城池。

招数四:死磕民间P2P

核心借贷业务不断遭遇互联网金融的跨界挑衅,银行大鳄的回击是纷纷搭建网络信贷(P2P)平台。创新之下,类似银行系P2P仅仅是传统金融业务网络化的泼凉水观点也不少,但银行毕竟有所动作了。

招行率先落子P2P平台“小企业e家”,广发、浦发银行皆闻风跟进。对比起民间P2P的低门槛,银行系P2P貌似只欢迎“高富帅”,对此有观点认为,银行系P2P将与草根P2P形成错位竞争之势。

事实上,平安比招行更早试水P2P。早在2011年9月,平安集团就成立了嫡系P2P——陆金所,但陆金所同样将投资门槛设在万元,利率也同样不及草根P2P,到了年底揽储时点,给出的收益也只有8.4%。

作为高大上的银行系P2P,显然并不会与民间穷草根拼得你死我活。

招数五:竞技移动支付

移动支付战场的硝烟渐盛。央行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第三季度全国移动支付业务4.98亿笔,金额2.9万亿元,同比分别激增300.97%和490.2%,这一增速已经大大超过了网上支付。

其中,支付宝与微信领衔的移动支付来势凶猛,凭借强大的客户体量在线下肆意跑马圈地。

对此,银行推出了与支付宝钱包、微信支付类似的应用,以狙击互联网系支付重兵的登顶。以平安为例,12月10日,平安低调上线了“友钱·壹钱包”,这款电子钱包被董事长马明哲称之为“颠覆性的”、“神奇的”。

所属类别: 信息参考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